首页 > 币新闻 > 列表

USDT最后一击:存款银行和律所关系终曝光!

来源:  2018-07-18  阅读数量 9153

USDT 的戏又更新了!

背景知识:Tether,又称 USDT,是由 Tether 公司发行的、基于区块链和 Omni Layer 协议之上的一个加密货币。它的特殊性在于它的创始者声称 Tether 在现实中永远等值于一美元,这种价格的稳定性源于 Tether 公司自称每一个发行的 Tether 在他们的银行里都会有相对应的一美金的储备金,从而保证 Tether 和美金之间的流动性。

目前在币圈中有一种理论认 Tether 币曾被用来在 2017 年中推动比特币大幅涨价。


USDT 的母公司 Tether 声称公司的一切都是透明的,且相关储备账户定期接受审计。过去他们可能确实是这么做的,现在虽然也是如此承诺,却没有兑现。

该公司不久之前解雇了最后一名审计人员之后,公司对外宣称:「鉴于弗里德曼对于 Tether 相对简单的业务结构的资产负债表采用了极其繁琐的审计程序,很显然仅一名审计人员是无法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完成这项审计工作的。」

我(原作者)不知道各位对这个开除的理由看法如何,但是这听上去似乎确实有一帮审计人员在努力地对 Tether 进行审计,只是能不能完成还未可知。

好了,审计的问题暂且放在一边,再来看看 USDT 与比特币价格飙升是如何产生了联系。我从 Bitfinex'ed 处获知了 Bitfinex 交易平台可能利用 Tether 操纵比特币价格的这一观点,现在这一观点也得到了研究论文的支持,有几位教授发表的论文指出 USDT 的发行是用来满足人为增加的需求,而不是一个自然发生的过程。

当然这篇论文也受到了一些批评,批评者指出该论文使用的方法只能得出相关性不能得出因果关系,而且它也没有经过同行评议。不过这篇论文的发布确实增加了 Bitfinex 的公众压力,Tether 也开始行动起来为自己澄清。

一环扣一环,现在再让我们来看看 Tether 的透明度报告吧。Freeh, Sporkin and Sullivan(简称 FSS)律师事务所发布了一份透明度调查报告,意在表明 Tether 公司确实有资金支持目前正在流通的 USDT 。

这份报告的内容可是相当「有趣」了,就让我来带大家好好品一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撰写过相关解读,请点击这里查看

这个报告基本上证明了截止 6 月 1 日 Tether 的银行账户中(注意了,该公司有两个银行账户)是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支持流通中的币。然而这份报告中还有一些有意思的细节,让我们好好挖掘一下。


FSS 并非一家会计事务所,对于报告上述观点没有使用公认的会计准则进行确认和审查。

虽然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一点也不意外。



上述对于银行账户以及 Tether 公司资产负债表的确认不能被当成审计结果看待,这些结论也不是经由现行公认的审计标准所得出。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份审计报告,真是令人吃惊,这报告几乎对我们毫无价值。


FSS 律师所做出的上述报告目的不是提供保证,并且报告中的陈述仅针对 2018 年 6 月 1 日这一天的情况。FSS 没有根据该日期之前或之后发生的活动得出任何结论。

就在这一条里,他们承认了没有方式可以证明 Tether 币的储备一直是充足的。


FSS 没有根据任何可参照的法律以及相关规定针对 Tether 的合法性与合规性得出任何结论。

好了,这让我们都知道了 Tether 也许依然可以用于洗钱。


我们律师所的合伙人尤金·沙利文(Eugene.R.Sullivan)是 Tether 其中之一开户行的顾问。正因为此种联系,本律师所与 Tether 进行了合作。此外,该公司与银行的关系使下列审查得以及时和全面地展开,确保在这一过程中没有忽略任何有关的资料。

等等,这是什么鬼? !

没错,Tether 所用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是 Tether 其中一个开户银行的顾问,看来是时候弄清楚这是哪家银行了。

我不是专业律师, 但看到这里总感觉怪怪的, 这两者好像存在一个利益冲突吧,让人不禁对整个报告都产生怀疑。

USDT 存放现金的银行真相大挖掘

继续深入挖掘,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弄清楚尤金·沙利文(Eugene Sullivan)到底是哪家银行的顾问。

我们好几个人在谷歌上挖地三尺,试图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我甚至花了几个小时翻看此前爆出的巴拿马文件,希望能找到其中联系,但是依然一无所获。直到 @eastmother 在推特上告诉我:


当您查看这个页面的缓存版本时,你可以看到尤金·沙利文(Eugene Sullivan)是波多黎各 Noble 银行的顾问


这些信息很有价值。首先,他们删除了这个页面并试图隐藏它,这其中就透着一丝阴谋。其次,它也有助于证实 Bitfinex‘ed 的研究,波多黎各的 Nobel 银行很有可能是 Tether 基金的管理者。

Bitfinex’ed 似乎也暗示了 Tether 公司的储备金很有可能在该银行的存款总额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依我来看,如果对 Tether 账户过度审查很可能对 Nobel 银行本身是不利的,他们似乎已经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


Nobel 银行不是一个普通的银行,它是一家全储备银行,这意味着他们不像大多数银行那样实行部分准备金制度,他们实际上保留了储户所存入现金的所有准备金额度。

权储备银行指的是,如果你往银行账户里存入 100 万美元,那么全储备银行的保险库里就需要有同等的 100 万美元。

注意了,重点来了,全储备银行通常不提供利率,因为他们负担不起,同时他们也不把钱借出去,因此也无法从贷款利息中赚到钱

我们团队中有几个人试图联系 Nobel 银行,但还未能弄清楚该银行是否支付储户利息。Nobel 银行到底付不付利息也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它直接将我们引入了下一个部分。

Tether 公司的商业模式与盈利模式

请记住,Tether 的开户行很可能是不付利息的,带着这个信息我们去看看 Tether 是如何解释自己的挣钱途径的。

在 Tether 的白皮书中明明白白写着他们是通过银行账户里的存款利息以及收取用户 10 个点的转账手续费(Bitfinex 是他们唯一的用户)赚钱。

那么现在假设 Tether 有很大一部分资产都存在 Nobel 银行,一个不支付存款利息的全储备银行,那么 Tether 口口声声所说的「银行利息」的唯一来源就是第二个银行账户以及 10 个点的转账手续费。

这就引出了两个问题,首先,即使真的有每笔 10 个点的转账手续费存在,依然不足以让该公司盈利。那么想要弄清楚 Tether 是如何盈利的剩下的问题就是找出该公司第二家开户行,并且看看这家银行提供的存款利率是不是真的足以让 Tether 赚钱。

假设我们猜想的是正确的,Tether 的大部分资产存储在不支付利息的 Nobel 银行,那么 Tether 在第二家开户行可能的存款应该是 6 亿美元。


即使我们以 2% 年利率来算,Tether 一个月可以获得 100 万美元利息,这看上去依然不可能足够去维持 Tether 公司这种规模实体的运营,不过我也有可能是算错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一点很重要的是记住 Tether 依然是一家需要考虑如何赚钱的公司,所以关注他们的盈利模式也是一个关键点。

围绕布罗克·皮尔斯(Brock Pierce)展开的关系网


现在就让我们来挖出 Tether 这家公司真正的诡异之处吧。布罗克·皮尔斯 (Brock Pierce) 就是其中一个奇怪角色,他在加密货币圈子里也是行事诡异。

布罗克·皮尔斯是 Tether 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但后来 (据他自己说) 已经不在 Tether 公司担任职位。除此之外,他还是 Noble Markets 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是 Noble 国际银行的实际控制人。

好了,我们来捋一捋这诡异的关系网:Tether 公司的一位创始人同时也是他们开户行的创始人,该银行的一位顾问同时也是签署了 Tether 公司透明度备忘录的律师之一。

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中我们可以看到严重的利益冲突,这使人不得不对于这些关系的性质产生质疑。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布罗克·皮尔斯的个人历史简介中,他一直对于自己与这些公司和银行的复杂关系避而不谈。


此外,你对布洛克·皮尔斯的事迹了解得越多,你就越能认识到他是加密货币世界中最糟糕的那一部分的化身。

今年 3 月他在一次采访中向外界宣称:

「我根本不在乎钱,如果我需要钱只要发个币就行了。」

要记住,这可是 Tether 的创始人呢,多可怕,希望当时他搞出 Tether 币的时候不仅仅是因为缺钱。

MTGOX 也在这张隐秘大网中

如果再进一步探究这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我们就会开始进入整个怪奇故事的深处。也就是说上述这些相同的玩家也同样和 MTGOX 交易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 MTGOX 交易所受到黑客攻击而破产之后,有几位人士开始想要帮助那些在这次黑客攻击中损失惨重的人恢复元气。

现在我们知道了有一个名为 Sunlot Holdings 的组织提出了一个振兴计划,布洛克·皮尔斯以及约翰·贝茨 (John Betts) 都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而约翰·贝茨同时还是 Noble Markets 公司的 CEO,我们在上文中已经提过,就是这家公司实际控制了 Noble 国际银行。

此外,Sunlot Holdings 公司的法律顾问是 Louis Freeh, 他也是为 Tether 出具了备忘录报告的那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

仅看这些公司与人物乱成一团麻的关系我们当然不能就说人家是犯罪,但是这表明了这些人之间存在的复杂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 2014 年。参与者之间的关系越是复杂紧密,我们就越有理由担心他们拥有相同的动机去保住 Tether 的命。

抽丝剥茧,理出一张大网


上图显示了本文所涉及人物组成的整个关系网络。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所有的这些人都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因此我们认为信任 FSS 律师所为 Tether 出具的透明度备忘录报告真的很不可靠。

关联公司博华太平洋也在网中

该部分内容也在这篇文章中有详细解释:《请「不干净」律所给自己背书,USDT 越描越黑》

在我们对 Freeh, Sporkin 以及 Sullivan 这三人继续深挖的时候,发现了更多宝藏:Eugene Sullivan 以顾问的角色出现在了 Tether 的备忘录报告中,然而我们发现他和一家名为博华太平洋的赌场也有关联。

直到最近,Eugene Sullivan 还是这家赌场的顾问委员会的一员。为什么我们对 Sullivan 的这个身份如此感兴趣呢?因为博华太平洋一直以来因贪污腐败、洗钱、人口贩卖而臭名昭著。

Freeh 也曾经与这家赌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其中的深意就很让人不安了,哪些人会愿意与这些不在乎自己声名狼藉的律师混在一起呢?想想都觉得可怕。

FFS 律师所的其他黑暗面

FFS 这家律师所实际上还有不少这样见不得人的事迹。尤金·苏利文此前曾经试图利用自己的前法官职位去谋取利益,并且因此受罚。这些律师还曾经为乌克兰的寡头政治家辩护。

关于 Freeh 的争议也不少,不少人批评他在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期间所做的工作,包括他是如何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性侵案这个极其重要的案件中一手遮天。

菲·波特出走 Bitfinex

现在这潭水是越搅越浑了,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承受的压力似乎都已经达到了顶点,Bitfinex 的首席战略官菲尔·波特(Phil Potter)干脆抽身辞职

菲尔·波特在这个节点出走无异于雪上加霜,因为 Bitfinex 与 Tether 本来就已经处在不断提升的公众压力之下。

菲尔声称自己之所以离职是因为 Tether 对于美国的关注越来越少,但是在我来看这是个不合格的借口, Tether 的银行业务以及大部分交易量仍然在美国。

此外,我们获得消息美联储正在调查 Bitfinex 与 Tether,也许这才是菲尔离职的真正原因:及时脱身保全自己。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就在菲尔离职的消息发布之前没几天,针对 Tether 的最近一次抛售也开始了。这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否有人利用这些内幕消息进行交易,这是我们需要搞清楚的。

不过我也要澄清一下,我于上述推测我们并没有十足的证据,只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确实太奇怪了。

围绕 Noble 银行展开的人际网络

发散的太远了,我们暂时先回到 Noble 银行的这条线索上,因为在这里面还有些奇怪的联系我不能完全解释清楚。


我在 Twitter 上得到了另一个线索


我们在 Noble 的谷歌分析账户 ID 名下发现了一些相关联的网站,其中就包括了 Blockchain Capital,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布洛克·皮尔斯曾经也参与该风险投资基金。这种很容易被忽略的小细节难道不是很有意思吗?

还有其他一些「区块链」的网页也关联到了 Noble 网站,包括区块链联盟(Blockchain Alliance),bloq,芝加哥区块链中心(Chicago Blockchain Center),数字商业商会(the 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Dunvegan Space Systems(运用于空间技术的区块链),丝绸之路实业(Silk Road Equity)

现在我想说的是,我并不认为上述所有这些网站或者公司都是相互联系的,因为它们也可能是使用了一些相同的模板设计类网站比如 Neu Entity,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共享了一些东西。

结论

综上所述,我们很难说 USDT 和 Bitfinex 值得信赖

他们给出的透明度报告实际上恰恰揭露了在这些公司之中牵扯的盘根错节的关系,发现这些隐秘关系的存在让我对于加密货币市场更加畏惧了。

布罗克·皮尔斯很可能仍然与 Tether 保有实质性的关系,他正在利用自己的关系网络,经由与自己有关联的银行去帮助 Tether 维持银行业务,甚至 Tether 公司请来的律师都曾与布洛克有过广泛的合作。

菲尔·波特是 Bitfinex 第一个离开的高管,但他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我预计 Tether、Bitfinex 的 CEO 詹卡洛(Giancarlo)就会是下一个离职的人。

等到詹卡洛离职时,我建议读者对于这犹如纸牌屋连续剧一样错综复杂的加密货币市场保持距离。


虚拟币收录网版权所有知道创宇云安全